党建工作


发布日期:2021-08-13 信息来源:中国海洋石油报 字号:[ ]
分享到:

2020年全国劳模徐长贵:坐热“冷板凳”

1998年,毕业后的徐长贵来到渤海研究院,被分到储层地化室从事最基础的地质研究工作。每天一上班,他就会和师傅一起,套上白大褂,掏出放大镜,顾不上尘土扑面,一盒一盒地观察岩心、岩屑……

当时渤海的勘探前景还不明朗,基础研究更是萧条,每天就是看看岩心、岩屑。在很多人眼里,这是“冷板凳”中的“冷板凳”,而后来的七年里,徐长贵始终平静地与岩心库里那些来自大海深处的石头做伴,看遍了渤海几百口探井的岩心,在心中刻下了大海深处的瑰丽山川。徐长贵在储层地化室“面壁”的日子,也是渤海勘探由浅层转向深层的突破期。作为当时渤海最年轻的项目经理,徐长贵带领团队翻阅了数千篇国内外相关文献,解释了上万公里的地震剖面。

2006年,徐长贵“转行”到渤中勘探项目队。当时,渤中探区已经整整十年没有大发现。找不到储量,任何理论都是苍白无力的。徐长贵拿出在储层地化室“面壁”的精神,带领团队把积满灰尘的岩心取出来,把最原始的手写钻井记录找出来,用新的思路重新认识。2007年,石南深层勘探获得了巨大成功,形成了渤中探区新的储量增长点,引领了整个渤海的中深层勘探。

2017年10月,徐长贵升任勘探部经理,当时正值渤中19-6构造评价陷入困境的时候。徐长贵带领团队迎难而上,精细研究、抓住主要矛盾、创新地质设计,瞄准深层、突出潜山,优化地质资料录取、简化套管程序,钻井周期从119天降到了45天;解放测试思想,优化作业程序,细化施工细节,最大限度地减少了储层污染。最终,潜山测试获得高产,彻底打开了渤中19-6的勘探局面,一举发现了中国东部老油区第一个大气田,探明天然气2亿方、凝析油2亿吨。

2020年,徐长贵来到南海,从一个部门负责人到掌舵南海西部的勘探“大盘”。千里赴任,徐长贵依然带着他那副专业的地质放大镜,因为使用了太久,上面的字迹都掉光了。但徐长贵不愿换新的,他说:“不管到了什么岗位,搞勘探科研一定要从基础做起。看到它,就像见到了当年的自己……”

去年,面对新冠肺炎疫情与国际低油价的双重打击,想要如期完成上产规划,必须在近期找到足够的储量。徐长贵做的第一件事是“啃”资料。南海风高浪急,水深大,压力高,地质条件与成藏条件都跟渤海不同,仅北部4个盆地就有15万平方公里的矿区面积和700多口井。整整一个月,徐长贵一有时间就扎在机房,泡在成堆的资料里,常常工作到深夜才一个人独自返回。

23年间,从北到南,徐长贵始终没离开勘探一线。2015年以来,他作为主要发现人先后发现了11个大中型油气田,向国家提交探明石油地质储量8.2亿吨油当量,为渤海油田上产3000万吨并持续稳产作出了突出贡献。在他和团队的攻坚克难下,2019年渤海探井突破100口,创历史新高,并成功发现我国东部最大的天然气田——渤中19-6气田,为缓解华北天然气荒、打赢蓝天保卫战作出重要贡献,创新成果获得2019年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。

寻访手记:

要问徐长贵最大的愿望是什么,他一定会说是在海里发现大油田。“世之奇伟、瑰怪,非常之观,常在于险远。”徐长贵深深懂得这个道理,也正因此,成为“有志者”,至人所罕至处发现大油田,是他工作二十多年间一直在坚持的事。一个又一个油气田在这位水下“探险家”的坚持下浮出水面。




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
寻访海油劳模 | 坐热“冷板凳”
发布日期:2021-08-13 信息来源:中国海洋石油报

2020年全国劳模徐长贵:坐热“冷板凳”

1998年,毕业后的徐长贵来到渤海研究院,被分到储层地化室从事最基础的地质研究工作。每天一上班,他就会和师傅一起,套上白大褂,掏出放大镜,顾不上尘土扑面,一盒一盒地观察岩心、岩屑……

当时渤海的勘探前景还不明朗,基础研究更是萧条,每天就是看看岩心、岩屑。在很多人眼里,这是“冷板凳”中的“冷板凳”,而后来的七年里,徐长贵始终平静地与岩心库里那些来自大海深处的石头做伴,看遍了渤海几百口探井的岩心,在心中刻下了大海深处的瑰丽山川。徐长贵在储层地化室“面壁”的日子,也是渤海勘探由浅层转向深层的突破期。作为当时渤海最年轻的项目经理,徐长贵带领团队翻阅了数千篇国内外相关文献,解释了上万公里的地震剖面。

2006年,徐长贵“转行”到渤中勘探项目队。当时,渤中探区已经整整十年没有大发现。找不到储量,任何理论都是苍白无力的。徐长贵拿出在储层地化室“面壁”的精神,带领团队把积满灰尘的岩心取出来,把最原始的手写钻井记录找出来,用新的思路重新认识。2007年,石南深层勘探获得了巨大成功,形成了渤中探区新的储量增长点,引领了整个渤海的中深层勘探。

2017年10月,徐长贵升任勘探部经理,当时正值渤中19-6构造评价陷入困境的时候。徐长贵带领团队迎难而上,精细研究、抓住主要矛盾、创新地质设计,瞄准深层、突出潜山,优化地质资料录取、简化套管程序,钻井周期从119天降到了45天;解放测试思想,优化作业程序,细化施工细节,最大限度地减少了储层污染。最终,潜山测试获得高产,彻底打开了渤中19-6的勘探局面,一举发现了中国东部老油区第一个大气田,探明天然气2亿方、凝析油2亿吨。

2020年,徐长贵来到南海,从一个部门负责人到掌舵南海西部的勘探“大盘”。千里赴任,徐长贵依然带着他那副专业的地质放大镜,因为使用了太久,上面的字迹都掉光了。但徐长贵不愿换新的,他说:“不管到了什么岗位,搞勘探科研一定要从基础做起。看到它,就像见到了当年的自己……”

去年,面对新冠肺炎疫情与国际低油价的双重打击,想要如期完成上产规划,必须在近期找到足够的储量。徐长贵做的第一件事是“啃”资料。南海风高浪急,水深大,压力高,地质条件与成藏条件都跟渤海不同,仅北部4个盆地就有15万平方公里的矿区面积和700多口井。整整一个月,徐长贵一有时间就扎在机房,泡在成堆的资料里,常常工作到深夜才一个人独自返回。

23年间,从北到南,徐长贵始终没离开勘探一线。2015年以来,他作为主要发现人先后发现了11个大中型油气田,向国家提交探明石油地质储量8.2亿吨油当量,为渤海油田上产3000万吨并持续稳产作出了突出贡献。在他和团队的攻坚克难下,2019年渤海探井突破100口,创历史新高,并成功发现我国东部最大的天然气田——渤中19-6气田,为缓解华北天然气荒、打赢蓝天保卫战作出重要贡献,创新成果获得2019年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。

寻访手记:

要问徐长贵最大的愿望是什么,他一定会说是在海里发现大油田。“世之奇伟、瑰怪,非常之观,常在于险远。”徐长贵深深懂得这个道理,也正因此,成为“有志者”,至人所罕至处发现大油田,是他工作二十多年间一直在坚持的事。一个又一个油气田在这位水下“探险家”的坚持下浮出水面。

分享到:
中国海洋石油集团有限公司